<ruby id="wpmvz"></ruby>
<tbody id="wpmvz"></tbody>
    <rp id="wpmvz"></rp>

      <meter id="wpmvz"></meter>
    1. <wbr id="wpmvz"></wbr>
      “吳姥姥式”科普應該再多點

      本報特約評論員 張鐵鷹

      72歲的同濟大學物理學教授吳於人最近在短視頻平臺上火了。退休之后,她利用短視頻平臺,給網友們科普物理常識、演示趣味物理實驗,吸引了上百萬粉絲的關注,被大家親切地稱為“吳姥姥”。

      “吳姥姥”的短視頻平臺賬號名叫“不刷題”,這一名字包含著她的科普理念,也向網友們傳遞了她的責任擔當。她就是要告訴人們:“不刷題”也能學好物理,在探究物理之惑中,能夠享受到科學思維的快樂。在她的科普短視頻中,有“腦洞大開”的道具,還有妙趣橫生的演示和繪聲繪色的講解。比如,講太空中的宇宙射線長啥樣時,“吳姥姥”用右手擎起一把竹掃帚,左手從掃帚柄劃到末須端。這樣一演示,網友們馬上明白了:原來宇宙射線的軌跡就像掃帚一樣,從能量集中到漸漸減弱、分散。

      隨著社會的進步,科學與生活的關系日益密切,相應地,人們對科學常識的需求也在增加??破帐袌鲞@塊蛋糕越來越大,自然吸引了許多人涉足其中,但遺憾的是,像“吳姥姥式”這類優質、接地氣的科普不多。做科普,不能做到有效、優質,就不能有高的接受度,只能是“自說自話”。

      導致這一現狀的原因,固然有科學知識本就存在詞語生澀、不好講解、受眾科學素養不夠等問題,但也與科普工作者教育手段落后、思路陳舊、創作動力不足有關。像“吳姥姥”一樣,既有深厚的知識儲備,又有很強語言表達和實驗演示能力的科普工作者,目前確實少之又少。

      筆者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,過去10多年里,一直有意識地改進自己的科普知識宣傳。我的經驗是,科普必須接地氣,必須吸引人。要達此目的,科普工作者光有熱情和責任擔當遠遠不夠?,F在傳播渠道豐富、傳播方式多種多樣,如果科普工作者既不懂得傳播規律,也不懂得怎樣掌握話語體系和提高專業化精準化水平,就做不到把“我想講的”變成“受眾想聽的”,也不能把“受眾想聽的”融進“我想講的”。

      科普工作者必須重視兩點,一是樸素。蘇軾用“濃妝淡抹總相宜”形容西湖,而科普只適宜于“淡抹”,不宜“濃妝”。也就是說,科普時要盡可能不使用華麗的辭藻,要通俗易懂。二是要時時注重“智”。這個“智”字,上面一個“知”,下面一個“曰”,二合一,即意味著一個人要把自己懂得的知識講給他人聽,就要選擇恰當的方式,用科學的方法“說”出來。提高科普效果,讓更多的人通過有效、優質的科普愛上科學,作為科普工作者,既要有“吳姥姥”的激情,還要能像她一樣,把科普變得有趣?!?/p>

      俄罗斯女人zoz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