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wpmvz"></ruby>
<tbody id="wpmvz"></tbody>
    <rp id="wpmvz"></rp>

      <meter id="wpmvz"></meter>
    1. <wbr id="wpmvz"></wbr>
      護士工作普通且瑣碎,期待更多發展空間

      受訪專家:

      北京護理學會秘書長 李春燕

      西安交通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護理部副主任 李潔瓊

      本報記者 李珍玉

      很多人都知道生病了要看醫生,知道醫生的辛苦和繁忙,但對于護士了解甚少。近日記者走訪了幾家醫院,跟隨護士工作,與她們交流,給記者最大的印象是,所有護士都說話快、走路快、做事快,她們的工作看起來普通瑣碎,但十分關鍵。

      常年倒夜班,身體吃不消

      早上五點半,北京一家三甲醫院的小張護士就已經從家出發,7點50分,她穿好工作服,與同事們在心內科病房交接班,她負責著10位患者的護理工作。在病房走廊中心的護士臺站了一會兒,患者呼叫的鈴聲此起彼伏,小張頻繁進出于各病房之間。小張告訴《生命時報》記者:“每天走路上萬步是再普通不過的事?;颊哂袝r可能同時按鈴,都刻不容緩,但還得分清主次,有時也會遇到一些患者不理解,會發脾氣……”正說著,一位患者突然在屋子里哭鬧起來,小張趕緊跑過去安慰。

      今年39歲的武護士在消化科病房工作了十多年,治療團隊的醫生經常每天要做二十幾臺手術,將近一半的患者,到晚上才能陸續安置回病房。在記者采訪她的前一天,一位使用ECMO(體外膜肺氧合)的危重患者因腸黏膜壞死不停有血便,她和另外一位護士在床旁護理了近2個小時,一宿都沒合眼。

      一位護士長告訴《生命時報》記者,倒夜班其實很辛苦:第一天上大夜班(12小時),第二天上小夜班(8小時),再接著上白班。有些科室的護士人手不夠,夜里只能睡3個小時,被護士們稱為最難熬的“鬼班”。長年累月,生物鐘全是混亂的,很多護士都必須吃安眠藥才能入睡,患甲狀腺疾病、乳腺疾病的護士也特別多。此外,很多科室的護士在工作中要接觸化療藥物,或在床旁配藥,藥品會擴散到空氣中,對身體造成危害;在一些醫療操作中,針刺傷也在所難免,如果遇到確診的傳染病患者,比如乙肝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等,護士也面臨傳染風險。

      相比之下,在社區醫院工作的小林護士就沒有那么緊張。曾經在大醫院工作的她因為常年倒夜班,工作辛苦還進不了編制,就選擇了離職。那時她還不到30歲,就查出了腰椎間盤突出和中重度抑郁,所以無奈轉到社區醫院工作。不過,這份工作如今也令她感到十分迷茫,收入不高,看不到發展前途。

      對護理工作應有全新認識

      據《中國醫學指南》研究,不僅僅是工作內容和強度壓力,由于護士編制得不到保障,工作環境缺少安全感、工作待遇不高、升職空間狹窄(尤其是基層醫院、民營醫院)、常常得不到患者理解和感受不到足夠的職業尊重等原因,護士常常感到職業倦怠。據美國梅奧診所發表在《美國護理雜志》上一項針對8.6萬名護士的研究發現,超過1/3的護士至少有一種倦怠癥狀,40%的護士篩查出抑郁癥狀,甚至有些嚴重的受訪者,曾表達出自殺意念。

      北京護理學會秘書長李春燕說:“我國注冊護士人數約500萬,絕對數是全世界第一。盡管比10年前護理人員總數增加了一倍多,大專及以上護理人員數量達到70%,但每千人口護士數為3人,遠低于世界平均水平?!币晃蛔o士長說,三甲醫院里重癥患者多、手術患者多、老年患者多,病床周轉率也在加快,護士工作日益緊張,再加上疫情來襲,在保證原有工作基礎上,護士還需承擔流行病學調查、采集核酸、注射疫苗、醫院防疫流程管理等,壓力確實在增加。

      西安交通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護理部副主任李潔瓊表示,護理工作一直都很辛苦,在抗疫阻擊戰中,馳援湖北的4.2萬名醫護人員中,有70%是護士,他們發揮了巨大作用。希望人們能更多了解和理解護理工作,更支持和尊重護士。另外,以前的護士大多是從護校畢業,現在的多數是本科學歷,還有護理學碩士、護理學博士,專業化越來越高。我們需要對護理人才有全新、全面的認知,也應該理解,護士自身對未來的職業生涯發展也有更多期待。

      給護士創造更陽光的未來

      李潔瓊呼吁,醫院和科室等要從構建科學機制、改善工作環境、緩解工作壓力等方面,做更多積極的努力,以下兩點可以提供借鑒。

      首先,要讓大家看到職業發展路徑。李潔瓊說,例如,對于新護士,我們就告訴她們,可根據自己的專長和興趣,在未來10年,選擇成為教學護士、科研護士、臨床??谱o士或者護士長。我們要給??谱o士提供平臺,選送優秀護士進修學習,回來后進行3年的業績跟蹤,鼓勵他成為一名臨床護理專家。對于護理管理人才,要對她們進行管理培訓和考核,更多是授權,把團隊建設好。

      其次,關注職業風險,幫醫護人員減壓。李潔瓊說:“醫護人員存在心理健康問題是普遍現象。工會和精神心理科曾經給我們全院醫護人員做壓力篩查,結果發現40%的人都有或多或少的抑郁狀態,于是院領導建設‘陽光醫院’,在每一個護理單元(科室)都建立起‘職工之家’,布置得十分溫馨,并給大家開設正念減壓培訓班和心理疏導。如果有人還是壓力太大,會在全院范圍幫助其調整工作崗位?!?/p>

      李春燕也表示,我國已進入老齡化社會,護理人員缺口至少有800萬~900萬,當下,我們應該從體系完善、人才培養、學科建設等各個方面給予護理行業更大的支持力度,未雨綢繆,給護士和患者都創造更加陽光的未來?!?/p>

      俄罗斯女人zoz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