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wpmvz"></ruby>
<tbody id="wpmvz"></tbody>
    <rp id="wpmvz"></rp>

      <meter id="wpmvz"></meter>
    1. <wbr id="wpmvz"></wbr>
      網絡算命實為算計錢:文字游戲忽悠人、心理騙術套路深

      受訪專家: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健康應用中心測評主管 肖震宇

      常言道“命里有時終須有,命里無時莫強求”,那如何知道命運呢?“算命”成為很多人的選擇。這種被視為封建迷信的江湖騙術,在網絡時代依舊能“生根發芽”,大有“卷土重來”的勢頭。在網絡算命先生的“盤算”下,消費者的命運可能沒被改變,卻改變了唯利是圖者的財運。

      網絡算命套路重重

      說到網絡算命,幾乎人人都嘗試過,從星座、生肖運勢,到姻緣配對、起名改運,有的甚至用上了人工智能技術看手相、相面,可謂五花八門,名目繁多。打開手機應用市場,以“XX星座”“XX運勢”“周易看相”“八字算命”等字眼命名的應用軟件,下載量基本都在百萬以上,甚至有兩三千萬的安裝量。微博上不少風水算命大師坐擁百萬粉絲,還有一些算命博主,通過直播讓占卜過程更具互動性和身臨其境之感。以“占卜”為關鍵詞在某視頻平臺進行搜索,綜合排名第一的是一條用塔羅牌預測未來情感走勢的短視頻,播放量達894萬,點贊35萬,收藏12萬。

      網絡算命之所以火熱,與該行業的暴利脫不了干系。以公眾號“神棍局”為例,在被封號前,90分鐘的個人算命價格為880~2000元。2018年,“神棍局”和“軍機策”兩個公眾號給團隊創造了1400多萬元的收入。有業內人士估算:中國有14億人口,16~50歲目標用戶占比約45%,其中付費用戶約16%,他們年均算命最低消費為1000元,合計下來,就是一個超1000億元的市場。根據業務范圍、接單數量及評價,“大師”們的收費標準有所不同,一些“頂尖”的甚至能月入百萬千萬。

      算命過程中,層層收費的套路屢見不鮮。人們在彈窗廣告、網友分享等渠道被誘惑下載算命應用軟件或進入測算網站后,每一步操作都可能“出賣”個人信息,一些應用軟件會獲取用戶手機里的照片、通話記錄、聯系人、定位等信息,然后進行“洗腦”,讓人對“大師”深信不疑,進而購買更高價的服務,或轉運符、佛牌、風水擺件等。這些普通的小飾品,在“大師的加持”下,能賣出上千上萬的價格。

      在暴利的驅使下,網絡算命市場騙局頻出。2019年,內蒙古一女子感情、事業均不順利,偶然在某網絡平臺上看到劉某某直播卜卦、算命,“轉運”心切的她先后被騙走250多萬元。同年,安徽警方偵破特大網絡算命詐騙案,涉案人員達72名。2020年6月,江蘇警方破獲一起網絡算命詐騙案,涉案金額5500余萬元,被騙群眾超萬人。

      抓住心理忽悠你買單

      在科技如此發達的21世紀,為何還有人相信算命,并樂此不疲呢?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健康應用中心測評主管肖震宇表示,人類對生存和涉及自身安全發展的問題十分關心,對不確定因素會感到焦慮、恐慌,對已經發生的事會進行“歸因”,對可能發生的事“捕捉”蛛絲馬跡。于是,古人用龜甲錢幣、天象變化來占卜吉兇禍福。流傳至今,即便很多人清楚這不科學,仍會通過算命來減輕焦慮和恐懼。肖震宇說,喜歡網絡算命的人,有的純粹為了社交娛樂,有的則是想安慰自己,娛樂一下尚可,但若迷信于網絡算命,無疑是在交“智商稅”。

      首先,網絡算命就是用文字游戲忽悠人。肖震宇從心理學角度分析,占卜算命之所以能說服大部分人,是因為“巴納姆效應”作怪?!鞍图{姆效應”指大部分人很容易相信一個籠統的人格描述,并忽略這個描述本身的空洞性。簡單來說就是,算命會給出一些模棱兩可的話,網友則“對號入座”,并得出“說得很準”的結論。

      其次,網絡算命缺乏科學依據。近年來,網絡上流傳著諸多“心理測試”形式的“變相算命”。肖震宇認為,這類測試大多沒有經過信效度檢驗,存在“心理學倫理道德的爭議”。他表示,科學的心理測試需要有心理學、社會學、統計學等相關背景的專業人員,針對特定心理狀況設計問題。比如,要想測試人格特點,需要從人格的五個維度出發,每個維度至少設計50個問題,再對一定規模的人群進行預測試,證實其可靠性和穩定性尚可后,才能用于更多人群。而且,只有專業心理咨詢師認為有必要做,在征求患者同意后進行,才能帶來預期的測試效果。

      最后,網絡算命會通過心理騙術使人陷入騙局。多起案件顯示,所謂的大神或大師會通過免費看手相、面相等常見套路,以“恐嚇+安撫”的心理騙術,在算命者驚魂未定、心情大起大落之時,兜售價格不菲的轉運符、佛牌、珠串等“消災神器”,受害者在迷迷糊糊中就把錢掏了。

      加強監管,也要強大內心

      《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安全保護管理辦法》第五條規定,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利用國際聯網制作、復制、查閱和傳播封建迷信信息。以騙取錢財為目的,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,則涉嫌違法犯罪。此外,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《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》也對“網絡算命”做出了規定。

      然而,現有的法律法規在判定“網絡算命”時缺少可操作性和制約性,對一些占卜行為的監管只能停留在倫理道德譴責層面。再加上“算命”服務本身是不被承認的,交易很難得到法律的保護,因此發生糾紛時很難維權。

      鑒于網絡算命交易數量大、涉及人數多,存在很多法律邊緣行為甚至侵權行為,立法及監管部門應引起重視,及時為群眾解答相關法律疑問,定期開展“凈網”行動,有效整頓網絡算命行為,嚴懲具有封建迷信色彩和詐騙嫌疑的網絡平臺。

      對于人們過度癡迷網絡算命的現象,肖震宇表示,除了加強監管,還需要媒體、專家引導人們樹立正確的人生觀,疏導其迷茫心理?!拔磥聿辉谒忝鼛煹目谥?,而是掌握在自己手中。算命根本解決不了危機和困擾,只有腳踏實地提升自身實力,積極面對生活,才能走向成功和幸福?!?/p>

      俄罗斯女人zoz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