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wpmvz"></ruby>
<tbody id="wpmvz"></tbody>
    <rp id="wpmvz"></rp>

      <meter id="wpmvz"></meter>
    1. <wbr id="wpmvz"></wbr>
      延迟退休,我们准备好了吗

      专家建议,要从健康状况、受教育程度、工种差异综合考虑,企业还要做好适老化改造

      受访专家:

      西南交通大学国际老龄科学研究院副院长? 杨一帆

      河南省人民医院老年医学科主任?? 黄改荣

      本报记者? 高? 阳

      老龄化程度的日趋加深,使得各国劳动力和养老金都面临巨大压力,“延迟退休”问题因此被多个国家提上议事日程。然而,到底什么年龄适合退休?发表在《欧洲老龄化杂志》上的一项新研究显示,延长工作年限是可行的,但可延长时间受到多种因素制约。专家强调,延迟退休不能只以年龄为导向,而要转变职业观,充分尊重个体差异和选择。

      延迟退休是大势所趋

      受益于医疗技术和生活水平的提升,许多国家的预期寿命都在稳步增长。例如,日本、瑞士、新加坡等国平均预期寿命已超过83岁,澳大利亚、西班牙、意大利、法国等也达到了82岁。这一趋势在加重社会养老负担的同时,也给了延迟退休以可能。

      西南交通大学国际老龄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杨一帆表示,考虑延迟退休的国家,通常都面临两个主要困境,一是在目前或可预见的未来,劳动力将会严重短缺,即老年人口的增长与生育率的下降同时存在,以日本为例,其2019年人口出生率仅为0.69%,创下了120年来的新低;二是养老金收支不平衡或其潜在压力已经暴露出来。我国目前就面临上述情况。2000年~2019年,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从1.26亿增加到2.5亿,老年人口比重从10.2%上升至17.9%;而新增人口数量却一直在下降,2019年我国人口出生率为1.048%,创2000年以来最低值。受此影响,我国老年人口的抚养比快速上涨,2019年,60周岁及以上的人口抚养比约为24%,即每100名15~59岁劳动年龄人口供养24名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,而到2035年,这一抚养比预测将上升至约49%。

      河南省人民医院老年医学科主任黄改荣介绍,我国现行退休制度于20世纪50年代颁布,规定男性年满60岁、女性干部年满55岁、女性工人年满50岁退休。过去人们重体力劳动较多,且平均寿命和健康状况较差,退休年龄设置稍低,但如今我国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已达77岁,人口素质和医疗状况显著改善,上述退休年龄早已不适应当前的劳动力市场需求。此外,从全球来看,我国目前的退休年龄也属偏早。德国退休年龄是65岁,已计划到2030年前延长至67岁;英国男性65岁退休,女性60岁退休,但也计划将女性年龄延至65岁;瑞典退休制度比较灵活,可选择60~70岁,实际以65岁退休的为多。

      其实早在2016年,就有消息称国家人社部计划实行延迟退休政策。最近,“十四五”规划建议中明确提出,将要“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”。延迟退休意味着要晚一些领取养老金,对此一些公众颇有微词,但在杨一帆看来,这是大势所趋,我国退休制度也到了“必须要改的时候了”。

      退休不该仅凭年龄决定

      各国都在研究如何延迟退休,我们的身体到底准备好了没有?德国联邦人口研究所在《欧洲老龄化杂志》发表的这项研究,就从身体健康、认知健康、一般健康三个维度,针对50~59岁及60~69岁两个受延迟退休影响最大的年龄段,探讨了延迟退休的潜力。结果显示,延迟退休的时间长短,因教育程度而异。比如,瑞典低学历的60岁男性可再工作4.2年,而高学历者可增加6年;在保加利亚,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,预期能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工作2.7年,而高等教育水平的同龄男性可预期多工作4.5~5.7年。分析认为,这可能与不同学历者从事的工种差别有关。

      杨一帆说,我国人口平均受教育的年限也在延长,比如,博士生毕业时可能已经30岁,若按照现有退休年龄,工作时间只有20多年,这显然是对人才资源的浪费。在他看来,国家可以采取渐进式改革,从宏观上把握劳动力供给和养老金平衡,提供退休的法定年龄线,但在微观上,要将更多的调控主动权交给企业和个人。

      从“年龄观”向“功能观”转变。企业应当以劳动力价值为导向,追求岗位匹配,而不是某个人的具体年龄。例如,工作经验丰富、身体状况良好、在企事业单位工作的员工,可以在雇佣双方达成一致意见的前提下继续工作,暂时不领取养老金。这既能为自己减轻养老负担,又能为社会创造价值。此外,工作评价、财富状况、个人志趣、婚姻状况、健康程度等都应是延迟退休需要考虑的因素。

      考虑健康包容度。黄改荣强调,在延长工作时长时,必须考虑到人群在健康方面的差异。我国目前2.5亿老年人口中,75%患有一种以上慢性病,失能和部分失能老年人约4000万,痴呆症等认知障碍人群在工作胜任方面也有一定的局限性。事实上,要求老年人保持完全的健康状态是有些理想化的,如果其所患疾病不妨碍相应的岗位需求,就依然可以选择延迟退休。此外,虽然女性平均预期寿命高于男性,但鉴于男女性的生理差异,杨一帆认为,两者的退休年龄也不应“一刀切”,而要从实际出发,对女性作出一定的职业保护安排。

      不同工种差异化管理。特殊行业或日常工作劳动量较大的人,可正常或提前退休;科研专家、医生、教师、律师等更看重资历、经验的工种,建议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延迟退休。黄改荣认为,应当对60岁以上老年人进行健康评估,根据不同工种出台政策,从身体、认知、精神、心理等多方面提供工种职业评估和鉴定,并据此安排“延退”时长。比如,司机、飞行员要监测冠状动脉状况,精密操作技工重视视力老化受损程度等。

      创建老年友好型工作环境

      2020年11月3日,人社部正式提出了“渐进式延迟退休”政策,预计将在未来5年内,以“小步慢走、弹性实施、强化激励”的原则实施。杨一帆称,从研究层面讲,目前绝大部分专家倾向于1年延迟3~4个月,逐步使男女的退休年龄达到65岁左右。对选择延迟退休的群体施行“弹性”政策更易被接受,比如,领取养老金和法定退休年龄分开,延迟多少年,养老金就增加几个点,如此只要社会平均工资总体上涨,于个人而言,最终拿到的养老金未必会少。

      要创造更适于延迟退休的环境,关键是认可老年劳动者的社会价值。我国目前尚处于低龄的老龄化阶段,应在本世纪中叶深度老龄化之前,做好积极的准备。国家层面上,要对中低龄老年人进行终身学习和职业方面的培训,推动就业教育,同时借鉴欧盟经验,对雇佣60岁以上老人的企业采取税收减免措施等。企业层面上,应尽早转变落后的、以年龄论的用人观念,比如,现在很多招聘单位都设置了“35岁以下”的门槛,家政、保姆、保洁也明示不要50岁以上的,这都是一种年龄上的就业歧视;此外,应适当对公司进行适老化改造,创建更贴近老年人的友好型工作环境。

      杨一帆补充说,就业市场中不存在一对一的替代关系,因此,老年人延迟退休对年轻人就业并不会造成突出的“挤出效应”,相反,他们的经历、资源、社会能力甚至能够带动年轻人更好地就业。▲

      俄罗斯女人zozo,2020国产高中学生在线视频,亭亭五月,男女之事 网站地图